又现票据逾期、被出售股权偿债,四季度房企债务逾期将增多?

发布时间2021-10-06 11:50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又现票据逾期、被出售股权偿债,四季度房企债务逾期将增多?

又有一家房企出现了阶段性流动性紧张的问题。

10月4日晚间,花样年发布公告称,一宗2021年10月4日到期的美元票据,未能在到期当日付款,剩余未偿还本金额为2.06亿美元。

业内人士称,对花样年来说,除了继续加大促销回款力度以求改善基本面之外,还应立即启动与债权人协商,以取得延迟还款谅解或达成推迟还款协议,尽快出售和变现资产来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

事实上,自2020年以来,包括泰禾集团、华夏幸福、蓝光发展、中国恒大、新力控股、阳光100、花样年等在内的房企不同程度地遭遇经营和债务危机。在业内人士看来,四季度陆续违约的房企可能会逐渐增多。

花样年未偿还10月4日到期的美元票据2.06亿美元,出现阶段性流动性紧张的问题。图片来源/IC photo

花样年未偿还10月4日到期的美元票据2.06亿美元,出现阶段性流动性紧张的问题。图片来源/IC photo

花样年未偿还10月4日到期票据2.06亿美元

10月4日晚,花样年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花样年”)发布内幕消息和短暂停牌公告。公告显示,花样年针对发行本金总额为5亿美元于2021年到期的7.375%优先票据,此前提出现金要约购买尚未偿还的2021年票据本金,以及在公开市场购回本金总额合计650万美元的2021年票据。在要约收购完成及注销购回票据后,2021年票据剩余未偿还本金额约为2.06亿美元。根据规管2021年票据的契约,2021年票据的所有未偿还本金均于2021年10月4日到期,花样年未在该日付款。

花样年表示,公司管理层将在此情况下评估对集团财务状况及现金状况的潜在影响。公司将继续密切监察此事件的发展。

与此同时,10月4日晚间,花样年集团创始人兼地产集团CEO曾宝宝发布微博,配图电影《至暗时刻》海报。

实际上,对于债务形势的恶化,花样年管理层之前并非没有预判。在今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花样年管理层表示,如今进入房地产下行通道,市场整体下行,花样年也在处理一些资产,包括长期的投资项目,“公司处理一些商场、酒店,对未来经营只会减少负债,增加现金流,不会影响到经营性的规模增长,目前几个商业项目进展比较顺利。”

为缓解资金压力,花样年通过出售子公司彩生活的核心资产来展开自救。9月28日晚,碧桂园服务发布公告称,其旗下碧桂园物业香港与彩生活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碧桂园物业香港将以不高于33亿元的总代价收购彩生活旗下邻里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邻里乐”)100%股权。

美元票据逾期引发连锁反应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的9月20日,花样年发布有关媒体报道的澄清公告称,截至该公告日,公司发行的已到期离岸优先票据概无逾期还款,公司经营情况良好,运营资金充裕,不存在任何流动性问题。

然而,不到半个月后,花样年出现美元票据逾期事件。对此,汇生国际融资总裁黄立冲分析称,花样年美元债出现逾期,这属于财务性违约。纠正时间为一个月之内,也就是说,花样年需要在11月4日左右偿还这笔美元债。不过,就算到时还清这笔债务,后续企业的压力也会很大,因为投资者后续投债的可能性大为降低,且利息会更高。但如果不能在一个月之内偿还这笔债务,则意味着所有的美元债在海外都会立刻到期。

母公司出现阶段性流动性紧张的问题,随之而来的连锁反应是,牵扯出旗下物管公司彩生活出售核心资产的相关交易。

10月4日,碧桂园发布公告,披露有关收购邻里乐100%股权的交易更新公告。公告显示,碧桂园服务获彩生活告知,彩生活的控股股东花样年有较大机会出现对外债务违约。同时,彩生活未能偿还碧桂园物业香港于9月30日向彩生活借出本金为7亿元的等值港币,并于10月4日到期偿还的贷款。根据此次股权转让协议的条款,若彩生活及花样年有较大的机会出现债务违约时,碧桂园物业香港有权要求彩生活将无条件根据股权转让协议质押予碧桂园物业香港的邻里乐100%股权转让给碧桂园物业香港(或其指定的公司),与股权转让协议相关的其他义务和程序将予以履行和完善。

公告还披露,为保障碧桂园服务就贷款及已支付的第一期代价的权益,在该公告日,碧桂园物业香港已执行邻里乐100%股权的质押,并正在办理将邻里乐100%股权转让至碧桂园物业香港,以及变更目标公司的董事为其指定董事的登记手续。碧桂园物业香港与彩生活正在商讨是否将贷款金额视作碧桂园物业香港支付的第二期代价。

“这是最近比较普遍的现象,即因为母公司出现债务危机,牵连到其附属子公司有连带风险。这是很正常的情况,因为母公司一般会拿子公司做相关抵押,母公司一旦出现问题,出现违约,根据协议,抵押的问题可能就转到子公司上。”亿翰智库董事长陈啸天告诉新京报记者,这与当下房地产行业的情况有关,比如按揭贷款、开发贷等政策受限制较多,而房企重心还在开发上,开发方面目前受到较大冲击,所以连带子公司发展遭遇瓶颈和困境。

花样年:正制订风险化解方案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分析称,花样年票据兑付违约,说明花样年现在已处于流动性危机中,而之前花样年为了自救已经将旗下彩生活最核心的资产邻里乐出售给碧桂园服务。从目前的相关报道来看,花样年流动性压力极大。这一方面可能与资金端监管的不断收紧导致企业融资不畅、无法以借新还旧来实现资金腾挪有关,另一方面也与销售端监管的不断趋严,导致销售回款未达预期而引发资金链承压有关。

问题在于,对花样年而言,下一步如何摆脱困境?对此,柏文喜表示,企业除了继续加大促销回款力度以求改善基本面之外,还应立即启动与债权人的协商,以取得延迟还款谅解或达成推迟还款协议,同时尽快出售和变现资产来缓解企业的资金压力,并争取依约还款来维护企业的市场信用。

而在黄立冲看来,花样年需要寻找“白武士”入股增强资本金,不过,在目前状况下,应该会比较难。

针对此次美元票据逾期事件,花样年方面表示,受疫情反复、行业政策及宏观经济等多重因素的影响,花样年流动性出现阶段性紧张,未能在10月4日如期支付2021年票据的剩余本金约2.06亿美元。目前,公司运营秩序正常,各项工作均在有序开展中。针对公司面临的问题,董事会及管理层已就相关事件对公司财务及经营状况的影响进行了评估,并在地方政府、金融机构、财务顾问等多方支持下,成立了应急小组,正在制订风险化解方案,以期尽快化解阶段性困境。

“面对市场及经营环境巨变,难免面临阵痛,但公司将全力以赴向脱困及继续发展的目标迈进。”花样年方面还表示,“公司将一如既往地尽最大努力‘保工程、保交付、保员工、保伙伴’,绝不放弃或推卸责任,努力偿付公司债务,保障业主、员工、合作伙伴以及投资人的合法权益。”

债务高企类房企进入“至暗时刻”?

花样年的案例并非个例。自2020年以来,包括华夏幸福、泰禾集团、蓝光发展、中国恒大、新力控股、阳光100、花样年在内的房企不同程度地遭遇经营和债务危机。

最近就有新力控股对公司面临的危机进行披露。9月30日,新力控股发布公告称,集团近期面临因宏观经济状况而导致的不曾预期的流动资金问题,公司若干附属公司未能在相关到期日或之前就两项境内融资安排于2021年9月18日支付应付利息合计3874.2万元。9月20日,集团某境外债权人要求新力偿还其与包括该债权人在内的各方之间的融资协议项下未偿还本金及应计利息,金额为7541.7万美元,此乃由于逾期付款导致的技术理由所致。此外,在新力控股于9月20日短暂停牌前,公司董事长、实控人张园林持有的1.49亿股公司股票,占已发行股份总数的4.17%,被债权人出售,以清偿应付该等债权人的款项。

相比于其他同样深陷债务泥潭的同行企业来说,华夏幸福的债务化解进程加快了不少。在自救与被救中,华夏幸福用7个月的时间交出债务解决方案。9月30日晚,华夏幸福发布了债务重组方案以及股票复牌的公告。根据债务重组方案,华夏幸福2192亿元金融债务将通过以下方式妥善安排清偿,包括卖出资产回笼资金约750亿元;出售资产带走金融债务约500亿元;优先类金融债务展期或清偿约352亿元;现金兑付约570亿元金融债务;以持有型物业等约220亿元资产设立的信托受益权份额抵偿;剩余约550亿元金融债务由公司承接,展期、降息,通过后续经营发展逐步清偿。

此外,9月24日晚间,蓝光发展发布公告称,近期,蓝光发展及下属子公司新增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28.43亿元。截至2021年9月24日,蓝光发展累计到期未能偿还的债务本息金额合计215.07亿元(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债务融资工具等债务形式)。蓝光发展方面表示,正全力协调各方积极筹措资金,商讨多种方式解决相关问题;同时,将在债权人委员会和持有人会等沟通协调机制下,制订短中长期综合化解方案,积极解决当前问题。

“原来中国的房企都靠杠杆,且依赖习惯了,现在银根稍微收紧,监管精细化,一些‘用七个锅盖盖十个锅’的房企就暴露出了问题。房企违约的门已经打开了。今后,开发商在资金方面要特别谨慎。”中城委秘书长、优铺网董事长陈云峰如是说。

在黄立冲看来,“目前出现资金链危机的企业还比较零星,但如果调控不放松,预计陆续违约的房企会逐渐增多。”

展望接下来市场行情,陈啸天也表示,如果四季度在政策方面没有适当放松,预计出现问题的企业较多。基于此,陈啸天指出,有可能在四季度,政策方面会有所松动,但更多偏向刚需,比如按揭贷款方面,但其他方面的松动估计会比较有限。